顶级专家医疗队武汉集结 战“红区”抢生命

  国家卫生健康委派出顶级专家医疗队,整建制接管重症ICU、隔离病区——

  战“红区” 抢生命

  湖北日报全媒记者 崔逾瑜 龙华

  新冠肺炎疫情仍在持续,重症病例的数字令人揪心。

  从北京到武汉,一支庞大的顶级专家医疗队集结在同济医院中法新城院区,奋战在包括重症ICU病房、隔离病区等在内的“红区”。

  最危险的地方,最关键的战斗。战“红区”意味着抢救生命,对专家们来说,是责无旁贷,是信任守护,是无条件执行。

  苟利国家生死以

  兵贵神速!

  1月26日下午2时许,首都机场,一支精锐的医疗队集结完毕。此时,距国家卫健委决定派出这支医疗队还不到24个小时。

  北京医院、中国医学科学院北京协和医院、中日友好医院、北京大学第一医院、北京大学人民医院、北京大学第三医院6家在京委属委管医院,抽调重症医学科、呼吸科、医院感染科专家共121人,飞赴武汉。

  时间紧,任务重,与家人的告别只能匆匆。

  北京大学人民医院重症医学科张柳,湖北人,大学在武汉同济医学院念的。家里仅7个月大的孩子,只能让妻子照顾。

  同一科室的王光杰医生,结婚刚半年的妻子送到机场。临近安检登机前,两人紧紧拥抱。

  北京医院急诊科副主任医师文力,索性与父母撒了个谎。事后,他才带着歉意写下此生第一封家书:“这仗我不打,面对不了自己。”

  家庭的“逃兵”,却是国家召唤、使命必达的“先锋战士”。出征前,北京协和医院副院长韩丁代表全体队员宣誓——

  “牢记使命,不负重托,全身心投入到疫情防控和重症病人的救治中。”“众志成城,攻坚克难,坚决打赢这场战役,圆满完成党和国家交给的光荣任务。”

  誓言铿锵振苍穹,泪光闪烁传信心。

  这是一支经验丰富的医疗队,不少人都与SARS交过手。17年后再次站在疫情的一线,韩丁的家属、北京协和教授朱以诚说:“韩丁在SARS期间就管过隔离病房,是最适合的人选,我支持选他!”

  北京协和医院重症医学科副主任周翔,是参与组建非典重症病房的“老兵”。这次,他与科主任“争执”许久,坚持主任留守大后方,自己带一支重症医学队伍支援武汉。

  当晚,6家医院组成的医疗队,进驻武汉同济医院中法新城院区。

  从祖国的心脏,到中部腹地,增援持续加力。

  2月1日,由中日友好医院、北大第一医院、北大人民医院和北大第三医院院长、书记挂帅,由各家医院重症医学科顶级医疗护理专家组成的重症专家团,出征武汉。

  第二批医疗队抵达后,原医疗队分为3支医疗队,集中攻坚重症患者的救治。每支医疗队单独负责一个重症病区,承担起同济中法新城院区200张床位的重症患者救治任务。

  2月7日,元宵节前一天。北大人民医院、第一医院、第三医院,再派出334人的庞大医疗队,奔赴前线。

  为生命赢得主动权

  随着北京医疗精英部队的到来,同济中法新城院区成为武汉救治危重症患者的主战场之一。

  2月4日,经过紧张忙碌的48小时改造,由北京协和医院牵头,联合北京医院、同济医院共同建设的抗击新冠肺炎重症加强病房(简称“联合ICU”)正式启用。

  当日下午5时,第一位患者转入。该患者极度呼吸困难,氧饱和度仅50%。

  北京协和医院内科ICU主任杜斌立即决定进行紧急气管插管。可眼前的病房,尚未配齐三级防护设备。

  “我上!”眼看患者生命垂危,杜斌毅然冒着暴露的危险,成功为患者实施气管插管,患者的生命体征终于得到维持。

  当夜,由武汉疫情防控指挥部分配的18名危重患者相继转入联合ICU。整整一夜,联合ICU先后为7名患者实施有创机械通气,为3人行气管插管,为8人提供无创通气或高流量吸氧等呼吸支持。

  “一例例成功的穿刺,一回回顺利的吸痰,一次次呼吸循环保持平稳状态……这一切都会带给我小小的成就感和满足感。”北京协和医院周翔带领队员在污染区持续战斗一夜,疲软的双脚不慎踩到湿滑的地面摔倒,眉弓缝合3针后,他在日记里写道。

  为了有效降低重症和危重症患者的死亡率,医护人员们高强度、超负荷地工作,挑战着极限。

  作为国家呼吸临床研究中心,中日友好医院单独组建一支医疗队。2月4日至5日,该医疗队24小时收治50例重症患者,创造了单日收治效率的纪录;北大人民医院、第一医院、第三医院数百名护理队员,冒着高危暴露风险,每天为近百位重症患者进行倾倒大小便等生活护理。

  一个个不眠之夜,医疗队员争分夺秒,用行动与疫魔竞速,为生命赢得主动权。

  医患同心一起扛

  同济中法新城院区收治的重症患者中最年轻的50多岁,大部分为60岁至80岁之间,多半都有基础性疾病,如高血压、糖尿病、心衰、心律失常等。

  对于医护人员而言,进入“红区”的每一分钟都处于高压状态,因为下一秒可能就是一场异常艰辛的大抢救。与繁重的工作相比,直面生死的压力是更大的考验,医疗队员们必须时刻保持最好的作战状态。

  顾不得厚重的防护服,顾不得口罩中稀薄的空气,顾不得护目镜硌出的伤痕,更顾不得没有时间吃饭、喝水、上厕所,医护人员最担心的是,试、触、扣、听,这些问诊时最基本的操作,现在完成起来都困难重重。

  “办法总比困难多。”北京医院的周为和同事们不断调整着工作方式,为重症患者精打细算,靠知识和经验,灵活通过其他指标辅助判断。

  中日友好医院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主管护师金丹,护理的第一名患者送来时病情危重,已经处于意识模糊、大便失禁的状态。她在完成采血、输液等医嘱执行工作时已经很累了,但依然及时为患者擦洗身体、更换干净的被服和衣物。

  “包裹在层层的防护服里都能听到自己砰砰的心跳。”金丹坦言,在那样的环境下,心里只想着让患者尽快感受到舒适。

  根据国家新发布的新冠病毒整治规范,结合病房实际情况,北医三院援鄂医疗队率先推出隔离病房患者心理干预管理机制。

  “大部分患者在入院后心情敏感焦虑,情绪不佳。我们护士在对患者的人文关怀方面做了许多工作和努力。”北医三院危重医学科(ICU)护士长李少云说,比如及时对患者做一些心理疏导,写“致患者的一封信”,告诉病人医护人员始终与病患站在一起,细心看护,一直陪伴,多给他们一些精神力量。

  “医护患同心同德,一起扛过这场战役。”李少云信心坚定。

【编辑:房家梁】

更多精彩报道,尽在https://yotelosoluciono.com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